父亲的守望

摘要: 在我的身后一直有一道光,它伴着我,如影随形。

10-12 13:21 首页 馒头得趁热吃

写在前面


很久没来耕田了。以为大家都走光了,意外发现还多了两个粉丝。感谢相遇一场。

这篇文章来源于生活,也高于生活。原型是我爸爸,只不过我加工了一下,为了投稿。不过很可惜,没有被选上。没关系,只要我有空,我会继续写的。我是个很倔强的人,也是个相信“总有一天”的人。

夏季炎热,心情也容易癫狂,把持住噢 




收到母亲发来的微信,点开看告诉我这两天刚搬完家,跟父亲在离店子不远的地方重新租了套一室一厅的私房,顺便还给我发了几张照片。里面有两张父亲的照片,第一张他蹲在地上眯缝着眼从一个大纸袋里挑选碟片,第二张他坐在床沿戴着老花镜摆弄着床头柜上的便携式影碟机。

 


我放大照片看了久,半年不见,父亲又瘦了不到50岁的他已经架上了老花镜,短袖衬衫罩在他的身上显得有点晃荡,脚上的休闲皮鞋搭配着超出脚踝几公分的黑色长筒袜,更显得腿部干瘦。我有点心疼。

 


年底父母过来武汉的时候,我带他们去医院做了体检。父亲被查出肺部有病菌感染,因为发现及时医生给开了几个月的药,交代吃完之后来复查基本就能痊愈。我暗自庆幸,父亲大半辈子都在辛勤劳作,很少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这次体检也是费了很长时间才说动他。

 


从这之后烟龄30多年的父亲竟真的完全靠着自己的意志力把烟给戒了。前几年我一直劝说父亲戒烟,他很认真地说烟是他这辈子唯一的爱好,此后我便不再起戒烟的事情。父亲的话不假,抽烟确实是他接近50年的岁月里除了工作之

外唯一的爱好。

 


母亲后来告诉我,父亲说他想有个足够健康的身体尽可能地多陪我走几段路目送着我走进幸福他才安心。

 


我为之动容。

 


年轻时的父亲,邻里们都说他长得像电视剧《霍元甲》里的陈真,特别是那两道乌黑遒劲的浓眉以及看起来凌厉的眼神。小时候我挺怕父亲,见到他的时间很少,加上父亲不善言辞,不说话的时候那对浓眉把面衬托得很凶眼睛盯着一个地方就会不怎么挪动。所以我总是离他远远的,他叫我的时候我才会乖乖走到他跟前,如同听候发落的小兵。


 

从我记事起,父亲就一直外面打工,只有年底才回一到两次家。我们关系的逐渐亲近,大概是在母亲告诉我那件事情之后。

 


有一年夏天,父亲背着黑色的巨大行李包突然回到了家中。到家的时候,满身的烟气,阴沉着脸,两道划痕出现在他挺直的鼻梁上,如同被划伤的雕塑一般,喉咙里因抽烟过多时不时发出咕噜声他的头发很凌乱,上面还有枯草跟泥土屑,随身的行李包上面有两道口子,像是被利器划过。还有,他的眼眶有点红肿。

 


那年的我刚好十岁,已经学会了察看大人脸色。我抱着我的小板凳跟小铁铲,去屋后的竹林里独自玩儿。正值盛夏的午后,除了一声接一声的蝉鸣分外聒噪,周遭一切都显得静悄悄的,高温甚至让攀附在架子上的黄瓜藤蔫蔫地耸拉着。而此刻的竹林就显得分外凉快,老家的竹林不同于城市的,它们在春天快速拔节之外,进入夏天就呈疯长之势,密不透风的叶子遮住了强光,。正当我玩得欢快时,一只小野兔不知从哪里突然蹿到了我旁边的洼地里,蹬着腿一个劲儿往里,不一会儿就被竹子的枯叶给覆盖住大半部分身体。我惊奇得大叫了起来,想伸手去抓又怕吓跑它。父亲大概是听到了我的叫声,很快就出现在我身边,明白我的意后,示意我站到一边,然后他蹑手蹑脚地蹲下来,说时迟那时快,双手猛地一,等我定睛一看兔子已经被父亲稳稳地托在了手中。父亲双手托着兔子,对着我笑,阳光穿透竹林打在父亲身上,星星点点像在跳舞一样。我第一次发现,父亲也有一双会笑眼睛。


 

我高兴得跳了起来,拍着手说要把它养起来,父亲摸着我的头说那我帮你给兔子做个栖身的木房子。我跟在他身后,看他在杂物间找了几块木板和一把锯子,拿出工具箱就开始忙活。几个小时后,一个敞口的木箱子就给做好了,四周还开了几个小口,父亲说这是给兔子透气的小窗户。我在箱子底部放了几片菜叶,又拿来一根胡萝卜,准备妥当后父亲小心翼翼地把兔子放了进去。整个下午我围绕着箱子里的新伙伴玩得很开心,忘了是什么时候父亲从我旁边走开的,也忘了父亲突然回家这个事。


 

直到大一那年暑假回家,傍晚陪母亲在院子里乘凉,母亲谈到了很多我小时候的事情。说起十岁那年父亲突然返家,母亲摇着手里的蒲扇平静地告诉我父亲那次是专程回来给我过生日的,本想趁这个机会摆几桌筵席为我庆生,没想到在回来的车上被小偷盯上了,行李包被划了两个大口子,半年的血汗钱没了。等父亲反应过来去追他们,在车站附近拉扯的过程中,还反过来被人多势众的小偷摁在地上给打了钱没了,人也受伤了,父亲在太阳下晒了很久,最后才迎着烈日走了半小时回到了家中。

 


我有点愕然,呆呆地看着母亲,母亲又继续悠悠说道:“下午你在院子里跟兔子玩的时候,你爸一直站在二楼的窗户边默默看着你,他觉得有愧于你。事后还不让我跟你说,怕你失望也担心你会害怕。”

 


浸润着夏夜的习习凉风,我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我一直以为父亲像天边岿然不动的大山,不惧风雨不畏严寒原来他也会有深陷困境的时候以及从来不曾表露过的软弱。我想那年父亲透过窗口投射到我身上的目光,一定饱含深情,温柔无比。

 


也是从那刻起我明白,我那看起来沉默寡言的父亲,也有他温暖的守望。

 


小时候,他用他的方式守望着我长大。在我逐渐长大之后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柔和,像在水中浸过的鹅卵石,在我记忆的深处里,平凡无奇却熠熠生辉。


 

也是长大成人之后我才懂得,在我的身后一直有一道光,它伴着我,如影随形。不管我走到哪里,我的脚步所能抵达的地方,也一定是父亲的目光所延伸到的地方

 



首页 - 馒头得趁热吃 的更多文章: